名字什么的好难想

不想当写手的画手不是个好起名废;。;
高三暂淡圈

狮狐(小破车)

一个新手司机的小破车,只有一半… 
cp来自推理世界远宁大大的狮狐系列 
abo,注意避雷 
这大概是为了存档… 
以上 
—————————————— 
 
“…救救…我…狮子…” 
手机被紧紧地攥在手心,宛如是一棵救命的稻草,他竭力地控制着自己,可惜来自alpha的气息令他浑身发软,他无力地依靠在一条狭小的巷子里,他已经没有退路了。那个人在一点一点的逼近,从容而又镇定自若,欣赏着他的窘状,如同一位猎手欣赏着猎物的垂死挣扎。 
“亲爱的胡离”他顿了顿,用标准的中文念出了他的名字“你在向那个小警员呼救吗?” 
一步,两步,三步 
梅菲斯特就这样简单地将胡离逼入了死角,擒住了他的手,将那刚被接通不过数秒的手机抽离,关机,并随手甩在了一旁,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凑近他的耳畔 
“你可别忘了,他可也是一个alpha,要知道,现在的你可是相当的诱人呵”话毕,他也不退,径自地含上了胡离的耳垂,轻轻地撕咬,满意地感受到对方的身体在轻轻地颤抖 
可惜那种满足不过持续了短短数秒,便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感所打断 
胡离用他手中的刀片划伤了梅菲斯的手臂,借着这个空当,他奋力挣开了他的束缚,试图逃离 
可惜,他失败了 
双手被反剪在背后,以一种极其屈辱的姿势跪靠在墙角,衣物凌乱 
“我劝你最好不要逃”梅菲斯特的语气有些危险“这一片的治安可不太好,外面随意发情的alpha可是挺多的,你这是想被他们轮着上一遍吗?” 
“…为什么盯上我…”他感觉到自己被一种恶心的气味包裹,但身体却不听从使唤,欲望叫嚣着,渴望着被支配 
他咬破了舌尖,疼痛使他暂时清醒,他尽量的拖延着时间 
狮子,只要他来了就好 
“自己种下的种子,当然要由自己来收获,这样才有意思,那个十多年前的孩子,我可是很想知道他长大的样子” 
说着,他抬手看了看表,“你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 
 
 
在雷欧赶来的时候梅菲斯特早已离开多时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个alpha在这附近徘徊 
雷欧已经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面对这一切——平日里冷静自持的狐狸现在就那样毫无防备地蜷缩在角落里,身体不住的颤抖,原本干净整洁的衬衫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上面满是污迹,地上的一片带着些许血色的白浊,明明白白地昭示了之前发生一切 
愤怒亦或是其他,一种微妙的感情充斥着他的内心,他的心脏仿佛被剐去了一块,那个被他视若珍宝的,只敢远观,不敢亵玩的人,却让他人捷足先登,弃之如敝履。 
“fox,fox,醒醒”来自omega甜美的气息扑面而来,纵使早已注射过了抑制剂,但此时难免小腹一热 
“…唔…狮子…”胡离辨清了来人,像松了口气一样松开了握紧的双手,这时雷欧才注意到他的手心被刀片划得一片狼藉 
“你的手怎么回事?是谁!”雷欧用他最轻的力度将胡离扶坐在墙边,生怕牵动他的伤口,正准备为他注射抑制剂,但不料却被轻轻推开 
“是我自己…我必须保持清醒…”他扬起头,脸上的潮红并没有褪去,此时的他并没有戴眼镜,生理眼泪依旧挂在眼角,没有了玻璃的隔阂,他那墨色的眸子不复平日里的锐利,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不可明说是情绪“…一个发情的omega在大街上失去意识…那无异于人尽可操…”他轻轻的说出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仿佛与自己毫无干系,他将脸埋进了雷欧的颈窝“…比起抑制剂…你的味道让我更舒服一些…” 
“…是谁?” 雷欧哑着嗓子,将手臂收紧,将胡离揽在怀里,他从来都是一个领域性极强的人,对于那个伤害了胡离的人,恨不得拔枪打爆他的头 
但胡离却以沉默相回应,安静地倚在他身上,呼出的热气扫过他的耳侧,引得他有些心猿意马 
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的关系 
作为一个omega,胡离从未向任何人示过弱,一个极为自律而又聪明的人,任何和他相处的人都不会感到尴尬,而他的私生活又干净到了一种近乎性冷淡的地步,雷欧曾一度以为他是个beta,毕竟凭谁都不会认为一个能够空手撂倒alpha的人是omega
他欣赏他的睿智,他欣赏他的为人,他欣赏他的一切。他不知道喜欢上一个人是怎样的感受,但他却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在意这个人,害怕他受伤,害怕失去他,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喜欢他认真思索的时候,喜欢他自信满满分析案情的时候,喜欢他故意卖关子狡捷的时候…喜欢他安然无恙的时候… 
胡离是一个将理智刻入骨头的人,像今天这样失态的情况还是头一次,他向来都没有什么安全感,从小被诧异的事情笼罩,家人对他似乎总是有那么几分疏离和歉意,他一度想去回忆过去,可是除了那个无厘头梦,他没有任何线索,甚至他连那个标记了他的人是谁都不清楚——他的记忆缺失了一块,他尝试过用他所学的专业知识进行梳理,可惜几乎令他昏厥的头痛使他不得不放弃 
现在好了,我好歹知道了标记自己的人是谁了 
他这样自嘲地想,企图分散自己注意力,摆脱那令人作呕的气息 
omega天生就是要被标记的吗? 
如果是,那我更愿意选择那个狮子 
那个傻兮兮却又护短的狮子 
有着一腔热血,毫不在意上司的潜规则,不为任何人放低自己的底线,在和他相处久了,便会忍不住被他吸引。 
僻静的巷子里,两个相互吸引的心,轻轻地碰撞 
在信息素的撩拨下,抑制剂的效果不再那么明显,欲望开始抬头 
想要他,想标记他,想让他成为自己的omega,这种念头不停地在脑海中回荡,但他不敢妄动,他憎恨自己的私欲——此时若趁人之危,那自己与那个伤害他的混蛋有什么区别? 
“fox…我先带你回车上…”车上还有备用的抑制剂,他觉得自己急需来一管 
胡离也明显感受到了抵在小腹的炙热,但他接下来的举动却出乎雷欧的意料——他用手臂勾住了雷欧的脖子,使他的头被迫低垂,而胡离则扬起脸,献上了他的吻 
那一瞬间,来自唇齿间的柔软令他脑子一片空白,但来自alpha的本能令他很快找回了主权,舌尖主动探入对方领地,一步步侵略城池,淡淡的血腥不可避免地在二人口中扩散,舌尖的伤口带来的疼痛却无法阻止胡离的决心,他笨拙地回应,配合着吞咽着带着腥气的津液,他感受到对方正有意识地舔舐着他的伤口,良久,双唇分离,带出了数条银丝 
“…别撩我,fox”我怕我会控制不住办了你,他轻轻地捉住了对方的手,因为他能感受到那人正将手伸向他那硬的可怕的地方 
“狮子,”那人轻轻地说“我不后悔”他的眼中恢复了往日的一片清明,他是被标记过的,因而他不会被雷欧的信息素所影响“如果我需要一个alpha,那么我希望是你” 
或许幸福来的太突然了,让他始料不及,还有什么能够比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你更值得高兴的呢? 
“fox,我,我也喜欢,可是我…”可是我怕伤到你,未等他说完,对方便率先堵住了他的嘴 
透明的液体流过胡离的嘴角,划过他漂亮的下颚,顺着脖颈,滑入了他的领口。 
雷欧再也忍不住了,顺应着对方的挑逗,将手探进了他的衬衣,抚上了他的后腰。 
衣领的扣子在蛮力的破坏下毁的七七八八,仅存的几颗到底也挡不住什么,不过几下的动作,对方的身形便一览无余 
和大多数omega一样,胡离的肩膀并不如何宽厚,但他更多的是一种东方人特有的纤细,而不是柔弱,这也是他经常被误认为是beta的原因之一 
但那人身上的片片红痕却让他险些失控——可恐的伤痕在他的胸口蔓延,胸前的两朵红罂上甚至还带着些许血渍 
“fox…”他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心疼,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盯着他那低垂的睫毛,盯着他手上了动作,他突然有些害怕了,他少有的害怕了,害怕那只狐狸哪天突然不见了,或是某天他错过了对方的求助电话…他无法想象自己将会多么崩溃 
“…我在”胡离跨坐在对方的腿上,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对方解释这一切,他也不敢去回忆在过去的数小时前,他如何在另一个alpha身下喘息着 
幸好,狮子并没有继续追问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