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什么的好难想

不想当写手的画手不是个好起名废;。;
高三暂淡圈

往事如烟

(一)

“我唯有你是不能失去的…白…”恶鬼撕咬着他的灵魂,他挣扎着,却毫无用处,“…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
破败的神社前,安静地躺着一个孩子,洁白的羽织映衬着他出尘的面容,他的眼轻轻地阖着,“白…我好痛……”在他的身边不远的地方另一个孩子艰难地向着他的方向挪动,面带痛苦,四肢不正常地扭曲,仿佛有什么东西迫使他这样,“…可是…可是我不想你去当那个什么祭品…”他在哭,泪水和汗水混合着滴落,润湿了地面,银白色的发髻散落了下来,一缕一缕的黏在他的脸颊上,显得格外狼狈
“…我不想你去送死……”右腿已经没有了知觉
“所以…”左臂也…
“…请让我代替你…”连左腿也被吃掉了
明明不远的距离对于他们却仿佛天堑,衣服烂了,膝盖破了,可他毫不在乎
他凝视着对方的脸,注视着他如神明一般圣洁的面容,他用尽全力想为他揩去脸上的污渍,可是他的眼前一片模糊,身体开始不受控制
白童子,他是任何东西都不可以玷污的
白,我只想保护你
他的手指轻轻地触到了白童子的脸颊,指尖的热度令他分外安心,哪怕是灵魂的痛楚也无法掩盖
“…白,我能保护你真是太好了……”
———————————————
好容易放假了,更一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其实这个就是来自传记的脑洞,希望看官不嫌弃

以及,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