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什么的好难想

不想当写手的画手不是个好起名废;。;
高三暂淡圈

摩羯之殇(二)

推理世界上远宁老师的作品,也就是之前说的狮狐系列(其实这个系列本名《弗洛伊德之殇》)
本文发在这里仅供安利,侵删
——————————————
“在……22日的晚上。”

“为什么会挨打,报警了吗?”

“没,没有!”

“为什么?因为你又跟踪人了吗?!”雷欧咄咄逼人地追问。

大金毛明显感到了雷欧的敌意和主人的怯懦,于是用包含威胁的眼神盯着雷欧。

胡离用不赞同的眼神瞟了一眼雷欧,示意他不要再开口,由自己来问。

他拿出了玛丽亚·索安的照片。

“你认得她,是吗?”他温声问道。

“是,是的。”

“你挨打也是因为她?因为你跟踪她?”

“是的。”

“呃,我能理解,她非常美丽,有很多小伙子喜欢,如果你也喜欢她,可以向她表白啊。就像是《巴黎圣母院》里的艾丝美拉达和加西莫多,艾丝美拉达终究会认识到——”胡离的语调带上某种诱哄的语气。

“不,我并没有想在她身上得到什么,我只是在保护她!”史蒂夫突然打断了胡离的话,看起来有些激动。

“保护?我觉得她并不需要保护,你看,她身边有那么多人……其中也应该有她的男朋友。”

“不是男朋友,是坏人!她身边的都是坏人!”史蒂夫突然激动地说,“她们接触的都是坏人!”

“好,是坏人!”胡离安抚他,“那么那天晚上你挨了那些坏人的打?”

“是的。当时我听到她说要和那些人去天体露营什么的。那太危险了!”

“天体露营?”

“基本就是酗酒、嗑药、乱交的大聚会!”雷欧低声嘟囔了一声,也是在给胡离解释,他给了史蒂夫一个白眼,“好吧,所以你充当了一个好爸爸的角色,打算去跟踪阻止了?”

“总得有人去保护她们,并不是每个警官都去管那些在酒吧喝得醉醺醺的女孩!”史蒂夫有些尖刻地说对雷欧说,但是又转过身来满脸认真地看着胡离,“你们不明白,其实恶魔与常人无异,和我们同饮同食。不,他们更善于用华美的语言去诱惑,用外表让人放松警惕,他们就是无法回到伊甸园的罪魁祸首!”

看着他的表情,雷欧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这就是你跟踪她们——所有那些女孩的原因?”

“我在保护她们!”他用嘶哑的声音再次重复,眼睛执拗地盯着桌子上的炸鱼薯条,好像它们能变成活鱼从口袋里跳出来一样。

“保护她们?”雷欧几乎要用讥讽的声音说出这句话了,“那么你觉得自己是马路骑士了?天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为了保护她们,而不是扼住她们的脖子然后把她们杀掉,而原因就是她们看到你的脸然后尖叫!”

雷欧的声音显然有些大——他实在受不了史蒂夫这副神经质的模样,也许就是这个浑蛋用他的那双手扼死了那些女孩。

史蒂夫显然被雷欧吓到了,胡离听到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然后他跳起来手脚并用地爬了几步,企图远离他们,结果一下子撞到了墙角的桌子上,那一下子让看着的人都觉得疼,而他惊惶失措地把自己庞大的身子挤到那个根本容纳不了他的桌子下面,像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受了惊的大狗。

而大金毛此时也开始朝雷欧发出威胁的吠叫。

“瞧瞧你干了什么?!”胡离带着指责的意味看向雷欧,“现在只是在询问阶段,而不是拿到了逮捕令,他也只是有嫌疑而已,而且相信你也看得出——”他轻声说,“他受过伤害!我知道你急于抓到罪犯的心情,但是你这样做收不到好效果!”

“实话说,我分不清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又或者说,我是应该逮捕他还是直接把他送进精神病院!”

“那就闭上你的嘴,我来问!”胡离气势汹汹地说。

雷欧撇了撇嘴,看起来很不服气,但是保持了沉默。

“嘿,好孩子,我们没有想伤害你的主人。”胡离正视大狗的双眼,努力把自己的友善传达给它,显然,金毛更喜欢胡离,它让胡离走了过去,而转过去继续盯着雷欧。

胡离走到桌子跟前,蹲下身子,桌子下的史蒂夫再次发出一声受伤的哀嚎,更紧地蜷缩了起来,如果可能的话,胡离毫不怀疑他会把自己塞到墙里去。

“嘿,史蒂夫,好了,好了,没事的!”他的手碰到史蒂夫的头发——这让史蒂夫剧烈地颤抖起来,喉咙里那些难以理解的发音也随之变得破碎——但胡离没有给他躲闪的机会,他紧紧地把那个大块头抱到怀里,就像安抚一个小孩子,一只手抚摸他的头,另一只手强有力地揽着那颤抖的肩膀:“冷静,好孩子,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并不是要伤害你,他只是有些着急,就和你关心那些女孩一样!”

大个子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抽噎声,但是在胡离手掌下的肌肉已经放松了。

胡离把他从桌子下慢慢地拉出来,把他重新带回沙发坐下。史蒂夫坐到了离雷欧最远的角落,大狗急切地扑到主人的怀里,史蒂夫紧紧地搂住了它。

“他太可怕了,他真凶恶!”史蒂夫偷偷瞟了一眼雷欧,搂住自己的大金毛,和它窃窃私语,“可他是个警察,警察都是来帮助我们的,都是好人,所以我原谅他,你也不能咬他!”

雷欧一脸想要去死一死的表情。

“我不相信他,虽然逮捕令没有下来,但是我要找警员看着这里,调查他的行踪!”从史蒂夫家里出来,雷欧气冲冲地说。

“随便你,但是我感觉他不是凶手。”

“为什么?难道说又是你的直觉?”

“不。”胡离冷眼瞅了一眼雷欧,“自卑,神经质,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当中——我知道你想说这些,或者说很多人大概都是和你怀有一样的看法。但是却没有多少人认为他想的是真实的。我觉得他并不像凶手,虽然一切推测让他看起来像得不得了,但是有个最简单的问题,你这样的男人可以在酒吧里钓到一打姑娘,而史蒂夫这样长相凶恶还有前科的一个人,那些女孩子们怎么可能愿意和他走?而且你要记得玛丽亚·索安身上并没有反抗的伤痕,她被打扮得非常圣洁,从作案的手法到几乎没有痕迹的现场说明凶手是个心思极其缜密的人,每具尸体的姿态服饰都一样,彼此的间距都是相等的,也就是说凶手是个非常有条理、喜欢循规蹈矩的人,这种人怎么可能像是史蒂夫一样有一个乱糟糟的家,而且说话做事颠三倒四?”

“可是他真的很可疑!”

“嗯,我也不否认这一点,但是我希望你对他的判断不是因为他的容貌——或者说由此产生倾向性。人类这种生物的劣根性之一就是欺负弱小和排他。中国人有句古话形容这点非常恰当,很多人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实际上这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说法。或者说,有太多人有着诡异的优越感,觉得自己强于他人,对于不如自己的人就会自发地藐视,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低等的行为!”

“喂喂,怎么说得好像你不是人类一样!我见过太多的罪犯,你不能否认,他们很多人都是看起来凶恶,身上有种戾气,当警察的不会看错这一点。”

“警官,你也说是‘大部分人’了!”胡离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把视线投向车窗外,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神棍,这么安静可不像是你,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想到,潘神后来被认为是帮助孤独的航行者驱逐恐怖的神,人们视他与罗马神话中的浮努斯神相等同。这个史蒂夫和那个潘倒是非常相似——也许他们都是守护者。”

“也许是加害者!”雷欧认真地回答。

夜的第六章

“詹姆斯·柯克承认那天晚上是他带人打了史蒂夫,后来有巡警过来,他们才溜走了,为了犒赏自己的打手,他带着他们去了酒吧喝了一轮,还找了几个姑娘,他本来是想找玛丽亚·索安炫耀一下,但是在酒吧里怎么也没有找到这个女人,所以他们就和那几个姑娘一起去天体露营了!证据齐全。”朱蒂带着志得意满的神情向雷欧报告。

“那个史蒂夫的行踪——很遗憾,头儿,现在还没有确切能证明他行踪的人证。”

“加大对他的监管,我在考虑是不是要下逮捕令!”雷欧烦躁地把口供扔在了桌子上。

“头儿,乔治·朗尼被他的假释官带来了。”克里斯走进来说。

“好吧,去见见这个浑蛋!”雷欧对胡离说。

乔治·朗尼有双惹人注目的大眼睛,眉毛形状狡猾,嘴唇薄而窄,人都说这样的男人薄情,不过他现在看起来可不怎么好,在监狱里的岁月把他那张在女人面前无往不利的脸搞得沧桑了许多,而且他身形消瘦,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我已经这样了,不知道警官们对我还有什么兴趣?”他颇有些自嘲地做了开场白。

雷欧没有回答他,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呃,警官……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乔治·朗尼顿时有种被狮子盯住的羚羊的感觉,身上直冒冷汗。

“我在想能不能在你的脖子上再套一层枷锁。”雷欧一本正经地说。

“您在开玩笑?警官,我只是诈骗罪!”

“也许是谋杀罪,一级谋杀罪!”雷欧挑了挑眉毛,“你应该知道一件事情,那几个和你约会的女人先后都失踪了,现在我们发现了她们的尸体,你才从监狱里放出来三个月,现在又发现一具,这未免也太巧合了!”雷欧敲敲桌子,“不要对我们说谎,我身边的是位心理学专家,他知道你什么时候想要搞鬼!”

“警官,别想蒙我,我也是看新闻的,你们是因为发现了新的尸体才发现了那些失踪的女孩的,这和我毫无关系!我根本不认识那女人!”乔治·朗尼嚷嚷道。

“也许你有一个同伙,他为了帮你从这个烂泥塘里出来,所以故意杀了那姑娘!——别忘了,警方也曾经怀疑过你和那些失踪的女性有关,只是当时没有找到证据,不过现在,也许我们能把你永远地关在里面了!”

“嘿,伙计们,你们不能这样,这事情真的和我毫无关系,我喜欢的是钱,也喜欢在她们身上占点便宜,但是绝对没有要她们的命!”

“你能保证自己现在不是在说谎吗?”

“你知道有时候骗人会成为一种习惯,当它融入你的血液里的时候。但是警官,我现在并没有什么谎言可说。”乔治·朗尼颇有点自暴自弃地说,“关于那几个女人……呃,实际上,我印象真是太深了,被同一个疯子打了嘛!前两次只是挨了打,但是最后一次却被他揭发出我是个骗子,然后我就进了监狱。”

“他为什么会单单盯上你?”胡离凑近他低声问道。

“也许……”乔治·朗尼歪头想了想,“也许是我自作自受,让我惹上了他。实际上,三年前我曾经打了个赌,一个找乐子的赌。当时和我打赌的那个女人叫什么来着?玛丽·斯米尔顿,好像就是这个名字,那是个目中无人的小婊子,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不过她被我迷住了,当时为她着迷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又蠢又笨的大个子,就是那个疯子史蒂夫——嘿,其实我不应该这么说,是这个家伙搞砸了一切,要不然我现在……”

雷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乔治·朗尼吓得打了一个冷战,收回了自己将要出口的抱怨。

“那个叫史蒂夫的大个子对斯米尔顿着迷极了,但是那女人怎么可能看上她?不过我能感受到她又为有男人追逐自己这一点而深深着迷,有一天喝酒的时候,有个人给她出了个主意,就是答应那个大个子的追求,榨干他,然后甩掉。”

“她的确这么做了,是吗?不得不说,这可是真够浑蛋的,你们两个人确实应该凑成一对儿!”胡离冷冷地说。

“确实,先让那个疯子爱上她,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甩了他,让他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知道这有点过分,不过她的确好好羞辱了他一番,后来发现他依然偷偷地跟着她时,还让我找人把他打了一顿,最后还报警说他跟踪意图猥亵。我觉得是个人都得恨死她——如果我是那个大个子,杀了她一点也不奇怪!后面的那两个小婊子也差不多是这样,估计那大个子一看到她们就能想到斯米尔顿。”

“嘿,乔治先生。”胡离微笑着敲敲桌子,“凶手是谁还需要警方判断,你不要试图诱导警方!”

从审讯室出来,雷欧的表情有些明朗起来。

“好吧,我现在仿佛看到我们的‘潘神’先生脖子上的枷锁越来越紧了,也许我们很快就能结案了!”

“事出必有因,如果我是你,先别这么高兴,最好先查查第一个遇害的人。”胡离皱着眉头回答说。

夜的第七章

“朱蒂,这个真不用!”办公室里,大家都在苦口婆心地劝阻朱蒂女王。

“我可以去卧底,去塑造一个想把男人踩在脚下藐视众生的女人!让凶手来袭击我,然后让他看看女人也是不好惹的!”朱蒂叉着腰表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了。

组里的人纷纷表示完全不用卧底——女王你已经把男人踩在脚下藐视众生了。

好容易劝住了女王去虐人的行为,大家决定一心把心思扑在破案上。

在吵吵嚷嚷的环境中,胡离坐在角落里独自思考,他看着玻璃板上那些姑娘的照片。

是的,找出了这么多的相似之处,但是一定有什么是没有被发现的。

这几个女孩漂亮、奢华,有很多的追求者,校园中的明星,滥交,性格目中无人,喜欢运动,爬山、远足、露营、冲浪、购物……

各种杂乱无章的信息在胡离的脑中飞舞着——比起干劲十足的刑警们,他更是理论思考派。

等等。爬山、远足、露营……这些看似不同,但实际上也可以看做等同。这些喜好在那些奢华的喜好中显得那么不起眼。

如果这些女孩——

他皱起了眉头。

这些姑娘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自然,业余时间她们常去露营或者远足。这也许可以解决另一个问题,就是凶手怎样长途跋涉地把尸体运到那个隐秘的小湖当中。凶手也许不需要太过强健的体魄,他只需用自己的魅力诱使那些女性愿意和他一起出去露营。也就是说,凶手让这些女性有安全感。

他站起身来。

“喂,你要到哪里去?”他出去的时候,安德森问道。

“我要去整理一下这案子的相关资料,老师还在等着我……”胡离理了理桌子上的文件,拍拍雷欧的肩膀,“加油干警官!”

“走吧走吧!”埋头在文件堆里的雷欧烦躁地挥挥手。

快到傍晚的时候,胡离来到了史蒂夫的家,史蒂夫和毛毛欢迎了他。

“史蒂夫,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停止跟踪的?我的意思是——看到她们回到家或者宿舍,又或者看到有人来接她们,还是说你觉得她们一定安全了才离开?”

“是,是的。”

“那么我问你,你是不是看到了……”胡离轻声附在他耳边问道。

史蒂夫点点头。

“果然是这样。”胡离长出一口气,问题终于得到了答案。

他离开史蒂夫家后就给雷欧打了电话。

“嘿,狮子,听我说。”胡离急切地说,“我刚刚去了史蒂夫那里,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史蒂夫对警察有着特殊的信任感,即使你那样吓到了他,他依然相信你是来帮助他的。所以我才去问,他是不是看到那些女孩安全后才离开,他回答是的。你想一想,如果一个女孩看到有像史蒂夫那样的男人跟着她,她第一反应是什么?”

“报警,或者说去寻求警察的帮……等等,你的意思——”

“凶手是个警察或者协警,他有着出众的外表和可靠的身份,能够吸引那些女孩并使她们感到安全,他喜欢在酒吧或者酒吧附近等待自己的猎物——他选择摩羯座酒吧也许因为他的星座也是这个。他挑选的猎物都是那些漂亮出众、私生活混乱而且眼高于顶的姑娘,我觉得他应该受过这方面的心理创伤,也许你觉得这和我之前推断他有着出众的外表这一条有所矛盾。是的,我怀疑他曾经做过整容手术,手术前后人生产生的强烈不同让他感到这些女性的虚伪,于是他开始报复。所以我认为第一个被害的女性莎拉·摩尔应该和他有着一定的关系,很可能是他杀人的诱因。”

“他觉得自己就是潘神?是摩羯?”

“不,现在他大概觉得自己是狄俄尼索斯。是的,酒神狄俄尼索斯!潘是酒神的从神。神话中狄俄尼索斯生得非常英俊,能够让所有女性为他疯狂。凶手因为他的职业和他的外表,让那些喜欢远足的姑娘轻易就答应和他一起出去,所以她们是自己走到那个小湖边的,凶手无需用太多力气就把她们带到湖边。到了湖边,他用酒灌醉她们后进行仪式,据说酒神可以让女性疯疯癫癫,完全沉浸在感性的陶醉之中,所以他和这些女性发生关系——你瞧,这家伙觉得自己原来是丑陋的潘,但现在破茧成蝶,成为了被女性追捧的狄俄尼索斯!但是他对这些女性又恨又爱,所以把她们打扮成女神绪任克斯,口插芦苇——暗示着牧羊人之笛,让她们继续侍奉潘神。”

“等等,他既然认为自己已经是狄俄尼索斯,潘只是他的从神,为什么还要杀死这些女性侍奉潘神?”

“他认为自己有继任者……”胡离喃喃地说,仿佛突然想通了什么,“天啊,继任者!”

“先别管那些了,那么他到底是谁?”雷欧急躁地问。

“他是谁?是啊,我真傻……”胡离突然笑了起来,与其说是和雷欧通话,不如说更像是沉浸在思考中,他飞快地自言自语,“酒神的代表物不就是葡萄酒么?他甚至特意向我示过威,请我喝了一杯葡萄酒。我说我怎么觉得哪里违和,是因为酒保在和我说话时常用的是‘我们’这个词,‘我们’显然不包括我,而是身边的另一个人,他对他熟悉而尊敬,天啊,他就是酒吧的老板!”

“是啊,我曾经是潘神,但我现在已经是狄俄尼索斯了!”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电话就这么突兀地断掉了,雷欧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再拨打回去只是嘟嘟的响声。

“神棍出事了!快去查摩羯座酒吧的老板!”

他的组员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到了,这时安德森冲了进来。

“莎拉·摩尔这个女性——”

“重复的话别多说,精炼!”雷欧命令道。

“是,头儿!我们发现她曾经有一个男友,过去是个军人,在一次军队的行动中受伤毁容,于是她非常干脆地甩了他,据说莎拉·摩尔曾经在人前公开侮辱过他。这个男人后来继承了一笔遗产,得以进行整容手术,因为他在军队的经历——他的身手很好,应聘成为一名林警。更重要的是……”安德森抿了抿嘴,“他的住址和史蒂夫一样——他是史蒂夫的房东。史蒂夫几次保释,保释人都是他。他的名下还有一个酒吧——”

“摩羯座!名字!快!”雷欧厉声说。

“丹尼斯·伯特,我们上次搜索尸体的时候,他也被征调到了现场。”

“我知道他,在酒吧他还和神棍搭话!怪不得他能做得起那些贵得要死的整容手术,这个浑蛋竟然拥有那栋公寓楼和一个酒吧!就是他绑架了神棍,我要求留守在那里监视史蒂夫的警员刚刚去看,但是他们只注意了史蒂夫,没有注意别人。该死,我们让丹尼斯·伯特溜走了!”雷欧捶了下桌子。

“现在怎么办?”安德森问。

“我记得Fox说过,连环杀手会回到他犯案的地方,嘲笑警方也是他们偏执的自负!”克里斯说。

“那个浑蛋要把Fox带到那个小湖,然后埋到芦苇下吗?”朱蒂怒气冲冲地说。

“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他必须灭他的口,不过带走一个男人并不容易,我需要人手搜查那座公寓楼以及交通监视设备,检查他是否驾车出逃。朱蒂立刻发通告,安德森,能找出那浑蛋的车牌吗?对了,刚刚他们说史蒂夫也不在房间里,保险起见也查一下他的车牌!”

“是,马上就好!”

“克里斯和我带人去现场,其余人和我保持联系……不,不能用警用频道,他是个协警!他会听到我们的行动!”

“我们用手机联系!”朱蒂点头表示明白。

雷欧转身冲了出去。

“上帝,他会把Fox带到哪里?”看着他们出去的背影,朱蒂不安地说。

安德森没有回答她,只是忧心忡忡地加快了敲击键盘的节奏。

夜的终章

胡离昏昏沉沉地睁开眼,他掐了掐自己,让自己确确实实清醒过来。

头很痛,还有点晕——这是被伯特突然袭击下的成果,他的手脚被胶带缠得紧紧的,佝偻地躺在车的后备箱里。

他知道自己来到了森林——或者说就在森林的边上,他能听到夜枭的呜咽、鸟群惊飞拍动翅膀和松林被风吹动的声音。

被胶带紧紧缠住了手腕和脚,手臂和双手还能小范围地活动,胡离试着去挣脱手上的层层胶带,可收效甚微。

如果有一把刀……不,哪怕是刀片也好……

刀片!

他记得自己永远都会在鞋跟里藏着一个刀片——把鞋跟靠近脚掌心的那面用刀划开,塞进刀片,然后封住——自从小时候发生那件事情后,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胡离躬起自己的身体,双手尽力地去触碰自己的鞋,这让他的身体弯曲得非常痛苦,但是和性命比起来,这点痛苦无关紧要。

抠出来了!

这时他突然听见车里传来呵斥的声音,于是急忙把刀片藏到了手里。

他的心一沉,两个人?

很快车停了下来,有人来打开了后备箱。

“嘿,我的男孩,你醒了吗?”伯特朝胡离打了个招呼。

胡离从后备箱里艰难地坐了起来。他发现车停在公路的旁边,四周漆黑一片,夜已经很深了,而旁边就是茂密的树林,通过车灯的光亮,可以看到一条小路隐隐约约通向树林深处。

“丹尼斯·伯特,一个林警,但却是摩羯座酒吧的老板,你无论身份、长相都是让女孩子们放心并趋之若鹜的那种。连环杀手都有返回犯罪现场审视自己战利品从而获得心理享受的过程,你是个林警,完全有正当理由一遍又一遍地去那个小湖。”

“你现在明白有点晚,你的小命已经在我手上了!”伯特得意扬扬地说,手里紧紧握着手枪。

胡离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在想星座书上的话——摩羯并不会随便地去加害一个人,因为摩羯也讨厌自己的坏。他们是天才杀手,一切的一切从很早以前就做好计划,而且在没有事件出现前,他们就已在考虑如何完美并无破绽地进行报复计划。摩羯不会随便讨厌一个人,但是如果那个人做得太过分,摩羯就会从心底将此人彻底抹杀,而如果这个人激怒了摩羯,那么他就只能等着灾难降临了……这话说得倒是非常准确。”

“我杀了她们,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伯特说,他在冷笑,“她们都是那种满街一大把一大把的婊子,目中无人又自以为是,将来找个人嫁了,用化妆品、首饰和没完没了的名牌衣服把男人榨干,然后去寻找下一个。这样的女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

“你,你在说什么?!为什么带我来这儿,还有为,为什么Fox会在你的后备箱里?”一声惊呼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车里的另一个人竟然是史蒂夫,他刚从车子里出来,傻愣愣地看着两个人,尤其看到被绑着的胡离时,他更惊讶了。

胡离挑了挑眉毛,伯特逃亡的时候竟然带着史蒂夫——这是他选择的继任者?

“是啊,史蒂夫,你还不明白吗,他才是杀死那些姑娘的凶手!——就是你一直想要保护的那些姑娘,你一直被他欺骗了!”胡离冷笑着说。

“不,这不可能,他是个警察,警察不是保护我们的吗?”

“很不幸,那些被杀死的姑娘也这样想,而且史蒂夫,任何地方都有好家伙和坏家伙,而你眼前的这个,显然不怎么好!他最初发现警方在调查时,首先就是把警方的视线转移到你身上,他想让你当替罪羊!”

“替罪羊?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干啊!”

“史蒂夫,不要听他废话,扛上他跟我走!”伯特晃了晃枪口说。

“你,你要杀了我和他吗?”史蒂夫害怕地问道。

“不不不,我当然不是要杀了你。”听了史蒂夫的话,伯特颇为意外地挑了挑眉毛,“我觉得你会是我完美的继任者,你要跟着我学习。你应该明白,那些女人都是虚伪的!如果死后她们忏悔,让自己变得纯洁,便能够侍奉丛林之神,那是她们最大的荣耀!”

“不,不行!那是不对的!你帮了我很多,但这个是不对的!”

“得了吧,男孩,你身上被束缚的枷锁太紧太沉重,别害怕,我会把你真正地释放出来!”伯特拍着他的肩膀说。

史蒂夫看起来都要哭出来了,但是却不敢违抗伯特的话。

“解决这个家伙后,我们就离开这儿,放心,哪里都能找到好猎物的!”

在伯特的枪口下,史蒂夫把胡离扛上了肩膀。

胡离又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伯特有些神经质地问。

“我在笑你真可怜,顶着一张虚假的脸就以为自己能成为俊美的狄俄尼索斯?得了吧,你的内里其实还是那个丑陋的被她们所鄙视的潘!”

“闭嘴!”

“让我想想,她们怎么说你?”胡离思索了一下,换成一副尖酸刻薄的面孔,“那个丹尼斯·伯特,不仅是个丑八怪,还是个蠢货,我们只需要榨干他的钱就好了。爱上他,我疯了吗?那种可怜的家伙,只要对他好一点点,他就会把我想要的东西都捧到我面前来!”

“闭嘴!闭嘴!”

“她们心里会想:啊,他就是个凯子,或者是只蠢狗,只要对他微笑他就会朝你摇尾巴!所以和他保持交往还是有利的,至少有了提款机!就像你说的,用化妆品、首饰和没完没了的名牌衣服把你榨干,然后她们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看吧,你就是个失败者,永远让那些女人鄙视、压榨的失败者!”

“闭嘴!闭嘴!闭嘴!”

“不管你的外形变得多么完美,但是内里永远不会改变,你看见了吗?你还是那个丑陋的潘,她们在嘲笑你,嘲笑你!”

“闭嘴!”暴怒的伯特一把将胡离从史蒂夫的肩头扯了下来,胡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但是他随即就被伯特抓住了衣领,“你就这么着急去见死神吗?”

“我迟早会去见死神,但绝对不是现在!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告诉你,我也是摩羯座。不幸的是,你也被我讨厌上了!就如我刚刚所说,一个人激怒了摩羯,那么这个人就只能等着灾难的降临!”

“哈,那又怎么样?你现在只能等着死亡的降临。”

“你真的以为我只是一个书呆子?”胡离轻声笑了笑。

“那你还能怎么做?”

“怎么做?”胡离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他的手脚已经自由了。

……

在雷欧找到胡离的时候,他正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在山间的空地上,越过树梢仰头看向明亮的朝阳。史蒂夫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看守着已经被绑起来的伯特,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很好,仿佛摆脱了束缚般一下子轻松起来,他时不时感激地偷看一眼胡离。

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那个浑蛋两只胳膊都脱臼了,是被生生卸下来的。”克里斯说。

“史蒂夫动的手?”

“听说不是。”

“是Fox。”克里斯低声对所有人说,“Fox果然是中国人,他们都会神秘的中国功夫!你很难想象,Fox那个像柳条一样细的手指头会把一个壮汉的两只胳膊卸脱臼,他还向我谦虚说只是一点小小的关节技巧……”

大家的表情突然都变得难以言喻。

有时候你真想象不到人类看似无害的皮相下,隐藏了怎样可怕的内在。

“嘿,神棍,我记得你是摩羯座?”

过了好一阵子,雷欧凑到胡离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是的,怎么了?”

“呃,没什么……”雷欧急忙摆摆手,“以后提醒我们千万不要惹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