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什么的好难想

不想当写手的画手不是个好起名废;。;
高三暂淡圈

【一】

之前那个大概只是一个序【fox都没出现。。】

没人看的话这就当一个存稿了

——————————————————————————

 

  在这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对于苏格兰场的警察来说,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报案人是简。史密斯,家住伦敦市郊区,据她说她是在散步的时候发现的尸体。。。”克里斯带着浓重的黑眼圈一本正经地向刚到现场的雷欧胡离二人说明情况“。。。这个解释一点牵强。。。”

  “肯定有问题啊,有哪个大半夜不睡觉出来散步的”雷欧来的时候颇有些匆忙,一头金毛乱翘,充分体现了它们的不羁,此时此刻他颇有些烦躁“你继续”

  深刻体会过头儿的脾气的克里斯忙慌不迭地回答“死者是一个小女孩,大约八九岁的样子。。。身份不明。。。”说罢,他小心翼翼地瞅着雷欧的表情,他几乎要感受到暴风雨的到来了。

  “身份不明?”胡离挑了挑眉“各种意义上?”

  “是的,包括衣物,相貌,都找不到能够表明她身份的东西,或者是更近一步还是得靠老梅森”

  “带我去看看尸体,那个可怜的小姑娘”雷欧抓了抓头发,环视周围,黑暗中仿佛隐藏了无尽的罪恶,遍地都是被雨水冲刷过的湿润的泥土和植物

“法证组的估计要疯了,河边,雨水,深夜,无论是杀人还是抛尸都是个好机会”胡离眨了眨眼,得出最后结论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神棍,你要不要来看尸体?”

  “不了,我想这里绝对有人需要心理疏导”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不远处正嚷嚷着的史密斯夫人和正在做笔录的朱蒂

  “。。。哦,我可怜的小玛丽,我的小心肝。。。我的老天,那个孩子和我的小玛丽一般大。。。哦,我的上帝。。。”

  “夫人,那个孩子还不能确定是您的小玛丽,所以请不要太难过。。。请问您可以问答我的问题了吗?”女王大人擅长的的确不是和一个不听你讲话的老年人说话,哪怕隔了一段距离,胡离也能感受的女王大概要抓狂了

  “辛苦了”胡离走上前去“有需要帮助的,对吗?”

  “哦哦哦,我亲爱的fox,感谢上帝,你来得正是时候,这位就是史密斯夫人,那个报案者”朱蒂看到了胡离,顿时长出了一口气,仿佛看到了救世主,她飞快地把胡离拖到一旁“我认为她急需心理疏导”

  “因为看到了尸体?受到了惊吓?”

  “是的,但不仅如此”朱蒂顿了顿“更重要的是她的小孙女最近失踪了,并且和死者差不多大。。。所以。。。”

  “所以受害者很可能是她的孙女?”

  “就是这样”她努了努嘴,放低了声音“那个孩子死状相当凄惨,加上史密斯夫人思念孙女。。。她现在有点情绪不稳,接下来就要靠你了,心理学的高材生”说着拍了拍胡离的肩膀“祝你好运”

  “承蒙重托。。。”胡离转向那位老人“你好,夫人,请不要过于激动,情绪的大起大幅对您的身体非常不好,放轻松,来,像我这样深呼吸——吸气——呼气——再吸气——没错,很好就是这样,”胡离尽力使自己看上去更温和一些,并伸手握住了史密斯夫人冰冷的手指,试图让她感受到些许安慰“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些?”

  “我。。。”史密斯夫人止住了哀嚎,打量着面前这个黑头发黑眼睛的东方人,“我感觉好些了,谢谢你,年轻人”

  “今天的天气可并不是很好,近些天还在下雨,而且半夜的出行,这对夫人您的健康并没有什么好处,尤其是在这种河边林间——您怎么会选择在这种时间。。。”

  “那是因为我的小玛丽!”一提起她的小外孙,史密斯夫人的情绪又开始变得激动,仿佛一点火星落入了油缸“我可怜的小玛丽,她是那么的乖巧。。。她今年才八岁,她已经失踪34天了!可是。。可是。。。”泪水顺着她脸上的褶皱流下,流经她那干枯的面颊,滴落在湿润的土地上“可是警局的那群人却管都不管!为什么!是看不起我穷吗!”

  “不。。夫人。。。”胡离了然,史密斯夫人看上去的确不像一个有钱人,而寻找失踪人口更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费事费力还不一定有结果,就算辛辛苦苦找到了,奖金提成也是不会有,所以一般的人都不愿接手这种案子。

  “我不知道是局里哪个家伙负责这件事的,但既然我知道了,我就不可能视而不见”雷欧从远处走了,胡离和史密斯夫人的对话有听了个大概“夫人,你好,我是探长雷欧,本案由我负责,您小孙女失踪的案子我也会向上面申请交由我来接管,现在请您提供一些关于本案的细节,越详细越好。”

————————————————————————

然而推理仍然没有开始。。。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