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什么的好难想

不想当写手的画手不是个好起名废;。;
高三暂淡圈

今天,我仍然没有黑童子

(三)
【知乎】在打麒麟的时候戴错了御魂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谢邀…谢你个头的邀,如果非要白童子形容此时的感受,那么就是身心俱疲——大约是早上有些心神不宁的原因吧…他如是想着
“…嘶”因为速度不够,所以每一次攻击躲闪得很吃力
尽管他竭尽所能地去弥补御魂的差错,但这终究是徒劳的,比任何刀剑都要锋利的风刃贴着他的手臂擦过,白色的衣料浸染上了大片血迹
“白童子!打起精神来啊!”破魔矢从他的身后快速略过,利落地解决了一只麒麟“对面的可是麒麟!”
“是…是的,博雅大人”怎么办,千万不要让我拖了大家的后腿
“招魂——”巨大的包子小鬼在空中爆炸,飞溅的火花炸死了周围的几只残血的小麒麟,眼见着漆黑的幽灵向着同类扑咬着,胜利仿佛就在眼前,然而,意外发生了
麒麟没有死
巨大的风暴席卷而来,其势之大,无人可挡!
本就残血的博雅和坐敷根本无法抵抗,转瞬之间,两张纸片人悄然落下,不留痕迹,仿佛刚刚这里存在的两个人只是幻影。
“不…”不,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明明是可以稳赢的…我,是我对不起大家…
面对着风刃,他几乎忘记了躲闪,而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以他的速度,根本无法躲闪。
我,我也会变成小纸人的…可是小黑的碎片怎么办,他会不会…
恍惚之间,他仿佛感到胸口一片温热,伤口似乎并没有那么痛了…
“喂喂!我说,你这家伙在干什么!找死吗?”墨色的衣袂被疾风卷起翩飞,犹如漆黑的乌鸦云集形成,镰刀刀起刀落,来自地府鬼使的召唤谁敢不从?索命,宣判,这便是鬼使。
“黑童…黑师父……”白童子愣愣地盯着鬼使黑的背影出神
小黑他…当年挡在我面前的背影也是这样……
“哎!你想什么了你!傻了是吧?伤口要不要紧?”
“我…我没事”他抬起手臂,惊奇地发现之前皮肉翻卷的伤口竟然奇迹般地愈合了大半
“你之前不是被风刃击中过吗?怎么搞的,啧,还真没事”在确认伤口无事之后,鬼使黑顺手拎起镰刀,准备打道回府,可不知怎的,脚下一个踉跄,竟差一点摔倒
“嘶——”凭他是鬼使黑,也不禁抽了口凉气
“黑师父!你怎么了!”见状白童子赶紧上前搀扶,竟摸到一手濡湿,心中一惊,细看竟发现血迹早已浸湿了大半衣襟,腰部的伤口最为严重“这…我去找花鸟姐姐”
“啧,不用了,这次源博雅伤成那样,晴明肯定心疼得不行,花鸟绝对抽不开身,哎,你可别和你白师父说,听到没”
“为什么…”
“月白他从小就喜欢担心这个那个的,这点小伤没多大的事”
……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打个麒麟就伤成这样,等一下我先去拿药”不出所料,见到这一情况,鬼使白的脸色有些发黑
“没事没事,都是麒麟的血,就白童子今天不小心戴错了御魂,没多大事”鬼使黑陪笑脸,强撑着不露痕迹。
鬼使白拿着药膏,盯着他们俩许久,久到白童子几乎以为被看破了,才放过他们
“白童子,过来”语气严肃,不容拒绝
别无他法白童子只好乖乖地走上前,把胳膊上的伤口露了出来
“那个,我的伤口已经好多了,应该不用…“
“忍着点,会有点疼”鬼使白的语气放软了些许,开始为他处理伤口
“你的伤被处理过吗?”明明看上去极重的伤,竟然在短时间内好的差不多了,这是任谁都想不到的
“没有…我也不知道伤口是怎么回事…”白童子也很疑惑,但他很快就想到了了一个问题“那个,白师父,碎片如果发热了会不会有事…我怕小黑他…”
“碎片发热?”鬼使白沉吟了一会儿,眼里闪过一丝什么“看来,没事了,别伤到自己,黑童子会心疼的,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好碎片,知道吗?”
“…是这样吗,谢谢师父”心中的暖意攀升着,碎片给他带来的温暖熨贴着他身体的每个角落,小黑他一直在我身边!
“那么,该你了,鬼使黑”在给白童子处理好后,鬼使白转向了鬼使黑
“哎呀,我的伤没什么事,你把药给我我自己弄就好了”
“把衣服脱了”
“别这样,旁边还有小孩子”
“脱衣服”
“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3…2…”
“白…”
“既然你不动那就我来帮你脱,白童子,这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了,鬼使黑,你不要以为能瞒我什么!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伤吗?你到底是在高看自己还是在小瞧我?”
“白,没有的事,别这样”
“鬼使黑,你需要我给你一笔一笔的算总帐吗!别…”
白童子默默地退出了房间,这大概也是关心的一种吧…大概…
—————————
怎么办,说好的阎判还没写到…我的锅啊!
感觉好像把小白写得有点攻啊…可是我寮里面戴了魍魉的小白简直不要太6,其实小黑就是个见弟怂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