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小七

填坑还是挖坑,这是一个问题

平安京物语开播…额…摸鱼画个神乐吧……

往事如烟

(二)
烈日烘烤着大地,在这炎热的暑天里,数月未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伏旱,威胁着这个不大的村庄,土地龟裂,井水干涸,缺水,断粮,使得死亡几乎每天都会光临这里,在这种时候,人命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黑童子抹了抹头上的汗水,驾轻熟路地拐进了一个巷口,七拐八绕之下从一条小路上了后山,这是一个只属于他和白童子二人的秘密,白童子的家境并不好,身为长子的他也就不得不常常上山找野菜,或是捡些个柴火,这条小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现的
“白!”远远的他就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远处徘徊“我在这里!”
“小黑?你怎么来了?你父亲还放你出来?”见到他,白童子明显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掩不住的欢喜
“父亲不在,说是什么要去向神明祈雨,我就出来了……你的眼睛?”近了些才发现对方的眼睛有些红肿,像是刚哭过一样
“我没事…那个,很明显吗……”语气明显一顿,刚想解释,眼前却又蒙上了一层水雾。
黑童子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递给上他的手帕。
“我妹妹走了”良久,白童子开口
黑童子了然,白童子家中弟妹众多,父母平日又没空管,所以更多的时候都是由白童子来照顾,兄弟姊妹之间感情自然深厚
但他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因为他家虽也有哥哥姐姐,可是关心向来淡漠,甚至几天讲不上一句话
这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纸包,像献宝一样塞给了对方
“这是…”
“糖,甜甜的,吃了就不伤心了”
一小块黑乎乎的红糖躺着纸上,甚至因为温度的原因令它有些融化,但这根本阻止不了孩子的一片心意
“这,我…”糖在那个时代对一个孩子而言是多么稀罕,况且正值饥荒,一块糖是多么珍贵不言而喻
他刚想拒绝,可对方却先步捻起那块糖,喂到了他嘴边
一丝一缕的甜味在嘴里一点一点的扩散,很快弥漫在唇齿间,看着对方略带期盼的眼神,心中的阴霾仿佛烟消云散了一般,幸好我有你
“很甜”他轻轻抱住对方,把下巴搁在那个人肩上“谢谢有你在我身边”
黑童子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
白,要是哪天死的人是我,你会不会也这么难过?
……
小黑,要是哪天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
—————————————————
不知道会多长,看着写吧,各位看官见谅

我我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狗子?!
狗子!
真的是狗子!

往事如烟

(一)

“我唯有你是不能失去的…白…”恶鬼撕咬着他的灵魂,他挣扎着,却毫无用处,“…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
破败的神社前,安静地躺着一个孩子,洁白的羽织映衬着他出尘的面容,他的眼轻轻地阖着,“白…我好痛……”在他的身边不远的地方另一个孩子艰难地向着他的方向挪动,面带痛苦,四肢不正常地扭曲,仿佛有什么东西迫使他这样,“…可是…可是我不想你去当那个什么祭品…”他在哭,泪水和汗水混合着滴落,润湿了地面,银白色的发髻散落了下来,一缕一缕的黏在他的脸颊上,显得格外狼狈
“…我不想你去送死……”右腿已经没有了知觉
“所以…”左臂也…
“…请让我代替你…”连左腿也被吃掉了
明明不远的距离对于他们却仿佛天堑,衣服烂了,膝盖破了,可他毫不在乎
他凝视着对方的脸,注视着他如神明一般圣洁的面容,他用尽全力想为他揩去脸上的污渍,可是他的眼前一片模糊,身体开始不受控制
白童子,他是任何东西都不可以玷污的
白,我只想保护你
他的手指轻轻地触到了白童子的脸颊,指尖的热度令他分外安心,哪怕是灵魂的痛楚也无法掩盖
“…白,我能保护你真是太好了……”
———————————————
好容易放假了,更一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其实这个就是来自传记的脑洞,希望看官不嫌弃

以及,未完待续


小小黑啊!!一个一个碎片攒出来的小可爱!小小白等的好苦啊,以及一家四口齐上阵的夙愿终于完成了,地府的公务员们,现在就差你们顶头上司了,判官大人,请问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阎魔大人勾过来?

话说,有人注意到吗?打年兽的时候,阁楼上站着小小黑和小小白,这是官方的狗粮吗…

可能是偷渡成功了,我现在也是一个有姑姑的人了